第2231章沙莎走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什么意思?你快说,别跟我卖关子!”张凡趁她弯腰收拾东西,趁机在她纤腰下部打了一下。

“啪!”

清脆柔和的一声,音质相当不错。

沈茹冰腰后一麻,抬手一甩,一叠病志甩到张凡脸上,羞骂道:“吃我豆腐?”

张凡轻轻接住那一叠病志,重新放到她面前,嘻笑着:“长得太好,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

确实,沈茹冰身材绝佳,气质傲人,穿一身白大褂,更显得清秀诱人,男人在她身后看一眼,没有不想入非非的。

“你还有闲功夫在这跟我扯,你女人都跟人跑了!”沈茹冰没有发怒,而是幸灾乐祸地眨了眨眼。

“沙莎?”

“还能有谁!”

“跟谁跑了?”张凡脑门一凉!

特么这怎么搞的?

一段时间没回省城,我的女人接连出事,包媛、茹冰、沙莎!

张凡这回是真正上火了!

“你的老朋友,卜兴田——”

“卜兴田?是他?”

“……的侄子卜通。”

说话大喘气!

沈茹冰一言既出,微笑不止。

张凡从微笑里看到了嘲讽,看到了某种关切甚至幸灾乐祸。

“到底怎么回事?”张凡喘息起来,内压升高,血压胀大,心脏在跳动中煽动血液沸腾起来。

“我又不是沙莎,你问她去吧。”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异常,死寂一般的仇恨之火,有点恐惧,生怕他突然间跳起来把天花板顶碎。

“她在哪?”

“你打电话问她呗!我不想参与这种争风吃醋的烂脚事!”沈茹冰冷冷地说着,低下头继续整理病志,却不时悄悄偷扫他一眼,察看他的反应。

“沙莎!你在哪?”

张凡摁下沙莎的号码,冲手机吼了一声。

声音怒气冲冲,像是清晨里的牛在燥气腾腾的牛圈里发出清晨第一声牛哞。

“噢……”电话里,沙莎显然是犹豫了一下,想说又不想说。

给张凡的直觉是有人在她身边。

“你在哪?”

重复追问,声音更加凌厉。

沙莎似乎有些胆怯,声音放低几度:“我在紫园饭店吃饭呢。”

“跟谁在一起?”

沙莎没来得及说话,一个男生从电话里传来:

“张总吗?好久不见了。我是卜通,您大概记得我吧,差点被你打死的那位倒霉蛋……怎么,来省城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过来一起吃顿饭?”

声音还是那么混那么贱,就像上次在江清市天健公司被狂狮战队狂虐时那么贱!

“卜校长请客,我当然要去!”张凡还忘不了卜通是保安学校的校长,他借这个地位,掩人耳目,暗中来聚拢卜氏天际集团的势力,其实那些学员,毕业后并没有去服务社会,绝大部分成了卜氏集团的打手。

“好,我和沙莎在燕久餐厅305包间等你。”卜通笑道。

草!

包间?

两人在包间里?

怕不是干出什么事了吧?

沙莎……你是不是要给我戴格林帽吧?

老子的女人,竟然被别人给玩了?

“啪!”

一声巨大的声响!

张凡膝盖一顶,诊桌应声而倒!桌上的病志等一应物件,全部落到地上。

“卜通!你小子……”张凡咬牙山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双拳紧握,有杀人之心!

沈茹冰微微一笑:“你拿诊桌煞什么气!卜通玩你的女人是在包间,又不是在这张桌子上玩……哼!”

一边说,一边弯腰把诊桌抬起来,又把地上的病志一张张捡起来收拾好。

“他们来往多长时间了?”张凡怒目道。

沈茹冰把眼一翻,“又不是我和沙落勾搭,多长时间关我什么事?问沙莎去呀!”

“我当然要问她!她不跟我也罢,分了手爱跟谁睡跟谁睡,没分手之间就是不行!”

“那你还在这里磨叽什么?人家卜通卜大校长在包间等你呢。”沈茹冰香肩一耸。

“我想要知道一些真相。你告诉我,他俩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沈茹冰一笑,“其实也没几天。是上星期吧,卜通带金风来诊所看病,是沙莎给看的,看完后卜通就天天来找沙莎,有时候自己单独来,有时候和金风一起来……”

“金风?卜通和金风一起来?他们认识?”

“看样子两人关系相当好,金风叫卜通通哥,样子很巴结的。”

草!

弄了一圈,原来是金风和卜通要瓜分素望堂的两朵金花呀!

只不过沈茹冰根本不答应,而沙莎却跟人家去了包间……这会儿,怕不是被卜通放倒摆平了吧?

张凡大口喘气!

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真是不知道张凡的心情有多么惨!

卫校时的初恋美人姚苏被由鹏举生生抢走的伤疤,此时一下子被揭开了,流血了!而且是血流成河!

草!世界上最该杀的就是这种抢别人女人的人!

当时,张凡胆子小,家庭里的负担重,不敢惹事。要是放在现在,由鹏举早就被他一巴掌劈死了!

“沙莎要去跟卜通约会,你就没拦拦?”张凡怀疑地问。

“你的女人跟别人跑了,我拦什么?你交待过我要我帮你看媳妇吗?奇怪!”沈茹冰冷笑一声。

“没心没肺!”张凡骂了一声,然后道,“借我一辆车。”

沈茹冰冷笑一声,把一只车钥匙扔了过来:“我还没问你呢,你那辆破桑塔那从哪弄来的?又是一位美女知音吧?我看见车里饰物挺女性的!”

“知个球音!我的女人能开这种旧车?”

张凡接过钥匙,冲沈茹冰怒视一眼,转身走出了诊室。

沈茹冰呆立了几秒,看着张凡匆匆而去的背影,忽然有些后悔:后悔刚才不该拿话激他,弄不好他真闯出大乱子了!张凡的眼神分明是要杀人!

卜通,那可是卜兴田的亲侄子,随便就可以杀掉的吗?

不行!

她心中一紧,赶紧跑出门去。

张凡打开车门,正要往车里钻,肩膀却被一只柔软的白手给扳住了。

沈茹冰与她面对面只有一尺远,闻得见她吐气如兰:“小凡,别弄出人命啊!”

“我基本判他死刑了。”张凡冷笑道,推开她的手,钻进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