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 吓到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他吓到了,闻丹也吓到了。

下午的时候,闻丹想镇一下阳顶天,让阳顶天坐几分钟冷板凳,结果阳顶天直接反抗,她当时觉得,阳顶天可能是西方回来的,习惯了西方直来直去的风格。

但晚上这一幕,阳顶天居然不管不顾,真的把叶杨推下酒楼,这真的是在赌命啊,叶杨如果死了,阳顶天往哪里跑,那绝对是要给叶杨抵命的。

这种不要命的狠劲,那可不是什么西方风格,这纯粹是亡命之徒的行为啊。

眼看着阳顶天不依不饶的下了酒楼,她也慌忙跟上一去,拼命的扯着阳顶天胳膊:“宋义,你疯了,不要乱来。”

“闻姐,你怕什么呀。”

阳顶天不以为意:“叶家是势大,可叶家哪怕势比天大,叶杨也只有一条命,我只要舍得一条命,我就跟敢搞死他,难道他还能要我两条命不成?”

他这狠话,其实不是说给闻丹听,是说给从酒楼下来的叶杨的两名保镖听的。

那两名保镖跟着叶杨,打人从来不手软,但见了阳顶天一把将叶杨推下窗子的狠劲,再听了他的狠话,同样给吓到了,眼晴都不敢看他,坐上另一台车,飞快的开走了。

“小宋,你赶快走。”闻丹拿出手机:“你帐号多少,我给你十万块,你立刻离开万城,否则叶杨一定会报复你的。”

“他不敢。”

阳顶天摇头。

“啊呀。”闻丹顿足:“在万城,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没错啊,这里是万城,不是叶城。”阳顶天完全不以为意,他看着闻丹:“闻姐,你忘了,我是老外,你可以告诉叶杨,有种他就来,我死了,美国大使馆一定会表扬他的。”

闻丹听了一愣。

她对叶杨非常了解,叶杨从小受宠,没有受过丁点儿挫折打击,也就养成了他目高无顶的性子,只要有人得罪了他,他是一定要报复的,更何况阳顶天还差点要了他的命。

如果是普通的中国人,那么,听她的话,立刻离开,是最合适的。

然而阳顶天是美籍华人,这就不同了。

叶杨要对付本国人,哪怕搞死了人,凭着他家的势力关系,也能压下去,但阳顶天是老外,那就另说了,叶杨再大胆,叶家势力再大,想要摆平美国大使馆,那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如果阳顶天死在万城,美国大使馆过问,尤其是阳顶天如果事前打了招呼,把他的死直接与叶杨挂钩的话,叶家再有势力,也很难撑得住。

闻丹是个很精明也很有决断的女人,脑子一转,道:“把你的护照给我,我拍张照片。”

阳顶天拿出护照,闻丹拍了照片,随即给叶杨发了过去。

叶杨刚刚打完电话让人查阳顶天,听到短信声,一看,一张脸就阴了下去。

他当然不会完全听信闻丹的,而他的人查起来也很快,叶家在万城的势力,确实是非常惊人,很快他的手下就查到了阳顶天在酒店登记的信息,确实是美籍华人。

“靠。”

叶杨直接把酒杯摔到了墙上。

如果是普通中国人,以他的势力,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阳顶天死得无声无息不明不白。

但阳顶天是美籍华人,那就不行了,尤其是闻丹已经直接警告过他,阳顶天已经跟他在美国的朋友打了招呼,如果他在万城失联,就会第一时间通知美国大使馆。

这让叶杨极为忌惮。

他虽嚣张,但不是无脑。

叶家再强,想撑住美国大使馆,那也是绝不可能的。

死了人的案子,本来就是重案,再要有美国大使馆施压,叶家关系再牛也摆不平。

闻丹发了短信,其实还是有些担心,她太了解叶杨的性子了,叶杨即便有所忌惮,但也难保他行险,她对阳顶天道:“小宋,你还是尽快离开万城吧,叶杨那个人,不会甘休的。”

“我离开容易。”阳顶天道:“但我离开了,你呢,你不怕他恼羞成怒牵连到你身上。”

“我……”

闻丹无法回答。

她下定决心跟叶杨离婚,也做好了叶杨报复她的准备,但无论如何,她是叶杨的前妻,叶杨即便报复她,也不会下死手,甚至对她的公司都不会打击太狠。

叶杨是个要面子的人,离婚又是他出轨在先,对自己的前妻报复太狠,别人会怎么议论他?

所以闻丹本来是不怕叶杨的。

但阳顶天搞了这么一出,叶杨恼羞成怒之下,那真就有可能对她发出最严厉的报复。

“他要报复我,你离不离开都一样。”

闻丹思前想后,顿时就烦躁了。

“所以。”阳顶天摊手:“我离不离开都一样,留下,我或许还能帮到你。”

“你先回酒店吧。”闻丹想到叶杨有可能报复她,心下已经乱了,不想再跟阳顶天多说。

这一刻的阳顶天,在她眼里,就如一个烫手的山芋,吃又吃不下,扔又不敢扔,她虽精明,一时间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那我先回酒店了。”

阳顶天脑子简单,想不了那么多,他又是开挂的,无论叶家有多大势力,在他眼里,都不过是个屁,脑子根本就不会去多琢磨。

打个招呼,叫了个车,但在回酒店之前,他绕路又去了那家卖白切肉的店子,又买了两斤白切肉。

吃饱喝足,休息一会儿,倒头一觉,神入戒指,没多会儿,先是肖媚进来了,然后是马晶晶,再然后是卢燕燕喃都来了,春色满园,乐也逍遥。

至于叶杨有可能的报复,他脑子里完全没这根弦,他也没去想过把叶杨搞死,暂时没那个必要。

他根本不把叶杨放在眼里,至于叶杨对闻丹报复,那更好啊,闻丹有事,刚好用得着他。

第二天一早,阳顶天还在睡呢,手机响了,是闻丹打过来的:“小宋,你没事吧。”

“有事啊。”阳顶天还闭着眼晴呢:“我刚做梦娶媳妇呢,才抱上床,手机就响了。”

闻丹是担心他,听他胡扯,又气又笑:“那你继续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