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O九 活的有点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二六O九活的有点累

在回迪拜之前,吴昊还是抽时间与孙非见了一面。

当然是在白天了,孙娟已经给自己下了死命令,晚上不管有多么重要的事儿,一定要回来陪她。

如果不是这一次飞机失事后的劫后余生,吴昊相信,与孙非之间,两个人重新走到一起的机会,还真的不大。

但既然又续前缘,来沙特,吴昊怎么着也得与她见一面的,当然是指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这种见面了。

接到吴昊的电话,单独约自己到公寓见面,孙非非常的开心。提前来到公寓,精心打扮了一番。

反正也不外出,就在家里,所以,孙非把自己打扮的十分的漂亮和开放(在沙特这么长时间,她还从来没有这么穿戴过呢),一头柔顺的秀发披在香肩,紧身睡衣将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酥胸、柳腰、丰臀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

因为正好要到中午的时候了,所以,孙非亲手做了几道菜。

当吴昊走进来的时候,孙非主动的帮吴昊换上拖鞋,换掉外衣,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餐厅。

看着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午餐,还有一瓶红葡萄酒,吴昊还是有些吃惊:

“这些都是你做的?”

“当然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我是按着自己的感觉做的。”

“还别说,这几道菜,还真是你在华夏时最拿手的几样,也不能说最拿手的几样,因为你就会这几样。”吴昊笑着说道。

“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孙非不好意思的一笑着说道。只是她这一说话,微微一欠身,两个雪白的半之圆,从睡衣里跳脱了出来,露出了一个深深的事业线来。

“你要呀,都是老夫老妻了,还用得着穿着这样吗?”

吴昊伸手把她的睡衣前襟往一起拉了一下,把那两个耀眼的雪白重新挡了一下说道。

就算自己在熟悉不过了,可这样明晃晃的在自己眼前这么晃悠,哪还有心思吃饭了。

“怎么,这样不好看吗?”孙非看了一下自己的事业线后说道。

“好看,但就是吃不下饭了。”

“以前,我是说没出事之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这样穿过吗?”孙非问道。以前的事儿,完全不记得了,虽然吴昊给自己说过不少以前的事儿,但这种细节,她还是想知道。

“以前……”看着孙非,吴昊不怀好意的一笑,并没有说下去。

“什么意思?你说吧,人家想听。”

“以前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喜欢什么也不穿。”吴昊用那种调戏的眼神儿看着她说道。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都是老夫老妻了,如果不是那样,我怎么可能知道你那里有胎记呢?还有那颗痣,嘿嘿,如果不是知道的这么多,你怎么肯承认自己就是孙非呢?”吴昊调戏般的说道。

“去你的,就算是什么也不穿,你也不可能看那些东西的,一定是你……”孙非说到这儿,小脸还是情不自禁的一红。

“别说了,在说我可真的吃不下饭了。”吴昊往杯子里倒了一点红酒,随手递给孙非,两个人轻轻的碰了一下说道。

“过几天我要回华夏一趟,有些事儿,需要处理,你想不想跟我回去?”吴昊放下酒杯,看着她问道。

“你要回华夏?可是这个时候,我回去……合适吗?”一听吴昊这么说,孙非吃惊的看着吴昊问道。

“也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可以用现在的名字。我的意思,这一次我们坐上一次出事的那趟航班,看能不能让你回忆起来点什么。医生不是说过了吗,也许重回那种环境,能唤起你一部分的记忆的。”吴昊说道。

“你陪我一起坐那趟航班?”听吴昊这么说,孙非虽然心里有些恐惧,但还是追问了一句,毕竟对自己有好处,如果真要是回忆起点什么了,那就在好不过了。

“没办法,谁让你是儿子他亲妈了呢?我不陪着你谁陪着你呀。”吴昊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么说,好像有些不情愿似的。”一看吴昊的表情,孙非把小嘴儿一撅说道。

“当然是不情愿了,有专机不坐……不过,没办法,谁让我们俩又在一起了呢?”吴昊轻轻的拍了一下孙非的小手说道。

“什么叫又在一起了,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孙非把自己往吴昊的怀里一靠说道。

两个人商定好了,在飞华夏的前一天,孙非从沙特去迪拜,然后吴昊带着她和于淼一起,飞华夏。

孙非往自己的身上一靠,吴昊闻着她身上的幽香,看着紧身睡衣下傲人的身材,就算在怎么强迫自己,吴昊的心中,还是有一种止不住的意动。

所以,两个人很快的结束了吃饭,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不管是不是放下耙子就是扫帚了,你抱着我,我拥着你的,桌子也不收拾,直接进到卧室。

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毕竟重新开始,所以,那种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呢。两个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吴昊又在公寓里睡了半个钟头,然后把自己又洗了一遍,这才从公寓出来,开车来到珠宝商行。

在珠宝商行视察了一圈,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了,吴昊回到孙娟的鲜花农场,一般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儿,孙娟晚上就睡在这里,因为她喜欢这里的环境。

明天回迪拜,晚上孙娟特意把白雪请来,加上林梅和孙非,几个人一起吃的饭。

“你今天见没见过孙非?”吃完了饭,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孙娟对吴昊问道。

“见了,她不是刚走吗?”吴昊打着马虎眼说道。

“我是说在今天晚上吃饭之前,你见没见过她?”吴昊问道。

“白天我一直在珠宝商行了……”吴昊心里一惊,不过反应还足够快,没有犹豫,张口说道。

“一直在珠宝商行了?那她怎么知道你要回华夏的呢?”孙娟眼睛一瞪,盯着吴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