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5章 开阊番外(3)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宣娇是司开阊姐姐司玉藻的女儿,是司家目前第一个的孙辈,受尽疼爱。

宠的人多了,难免就有些骄纵任性。

司玉藻上个月去美国进修,临走前把女儿送到司家。

外甥女顽皮难管,原也不需要司开阊费心,但这两天弟弟司雀舫有事离开了新加坡,又把阿娇送到了他的别馆,然后这小姑娘就开始磨他了。

一边要自己带她玩,一边又嫌弃自己没有司雀舫体贴有趣。

他才跟护卫司署的长官聊了聊吗啡案情,眨眼的功夫她就闹出这么多事!

偏偏司开阊还拿她没办法,训斥的话对阿娇来说如同石沉大海,听过且忘,罚嘛又舍不得,只能期待弟弟早日回来。

知她遭遇了人贩子,克制着脾气想跟她分析分析道理,她却往别人身后一躲?

原没入眼的沈成芮就这样被引起了注意,司开阊打量着她。

年岁不大,十七八岁的学生气息,面容姣好,只是衬衫长裤,身后还有个双肩包,一派不修边幅的休闲装扮,和时下那些名媛千金们的精致装扮大相径庭。

可他丝毫不觉得对方是普通华民,能一眼识别阿娇身上发卡和衣裙不俗的人,这眼界定不可能是小门小户。

沈成芮被他审视得也有些紧张,摆手尬笑道:“别误会,您要教训外甥女就教训,跟我没关系。”

“姐姐?”张宣娇撒娇晃她手臂,“你那么厉害,别怕他。”

沈成芮苦笑,暗道:阿娇啊,你是不是不知道你舅舅的威名?自己跟你不一样,不是司少的外甥女,可不敢有恃无恐。

张宣娇见她这副模样,心知是靠不住了,只得识时务的又走回司开阊身边,懂事的说:“大舅我错了,你要骂就回去再骂,外面人多。”

司开阊闻言,很给面子,没再说她。

他往前走了两步,问沈成芮:“你救了我外甥女,想要什么谢礼?”

沈成芮救张宣娇根本没什么目的,只是经过的时候觉得那男人和女孩的行头差别太大,不像是同路人,心觉异样才上前察看的。

但帮的是司开阊的外甥女,这样大的一份人情,何况人家司大少都开口询问了,好像不要求点什么有些不给他面子?

司开阊见少女灵眸精转,像是在很认真的思索报酬,也就没再过多上心,移开视线等她要求。

半晌,沈成芮启唇:“我要一把枪,还有五十发子弹。”

司开阊侧目,像是有些不可思议,他预想中的是钱或者房产,要枪这绝对是他意料之外的。

沈成芮知道政府已经颁发了指令禁止私人用枪,虽有些顾忌,但自己毕竟才救了司开阊的外甥女,对方就算不肯给,也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于是,面对他充满意外的目光时,沈成芮又重复了遍:“司少若是想要谢我,就给我把枪。”

确确实实是要这个,没有听错。

司开阊觉得少女的要求简直不可理喻。

如今华民护卫司署日渐完善,已经能很好的保障华民生活了,市内也比早些年安全许多,她要枪做什么?

他虽不解,但素来不喜欢欠人人情,这名少女帮了阿娇,自己满足她要求,便也算两清了。

于是,他给身边的副官递了个眼色。

很快,沈成芮就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站在那试了试手感,满脸笑意。

见他们要走,她连忙道:“等一下。”

司开阊以为他还要提要求,感觉这就有些贪得无厌了。

但素来沉稳的他脸上并未露出分毫,只是重新看过去。

沈成芮几步追上前,眼看着就要到司开阊面前了,却被司家的副官拦住。

她也不在意,面对视线,问道:“我就是确定一下,这把枪能使用吧?不会有人来没收的,对吗?”

“当然,司家的枪在政府都有编号,你就算在公共场合用了也不妨事。”

沈成芮讪讪的笑:“那倒不会,司少放心,我不会拿你家的枪去做杀人放火之事的。”

那你要枪做什么?

司开阊心里默问,但并不关心,是以也没问,只稍稍点头就要再度转身。

这时,他旁边的张宣娇忽然走过去,笑吟吟的问:“成芮姐姐,我还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呢,以后我怎么找你?”

她很喜欢沈成芮,觉得她既勇敢又有趣。

沈成芮却后知后觉,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张宣娇一脸无语,“方才你自己说的,说论吵架你沈成芮还没输过呢,姐姐忘了吗?”

呃,好像是这么说过。

沈成芮见张宣娇说出这话后,司开阊就朝自己看了过来,有些尴尬。

张宣娇继续追问:“姐姐住哪?”

沈成芮也没有隐瞒,报了家门给她。

张宣娇就报了联系方式给她,要求道:“姐姐今天帮了我,我要请你吃饭。你回家后打电话找我呀,我们约时间!”

旁边司开阊一脸沉重,他后面的副官们也很无语。

张宣娇自报电话,报的是司开阊别馆的主机号。

以司开阊的身价和地位,这在新加坡算是很重要的情报了。

沈成芮自然不知道这么多,只是默念了遍,答道:“好,姐姐记住了!”

张宣娇这才开心的跟着司开阊离开。

沈成芮踮了掂自己背包里的枪和子弹,心情无比愉悦。

本来和姜颖游玩不顺,没想到来护卫司署报案还能遇到这样的事,果然是好人有好报。

她乐呵呵的回了家。

才进花园,却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三堂姐沈成爱堵住。

沈成爱是她大伯和大伯母的女儿,跟自己同岁,但她早就订了亲,成天在家里待嫁。

因为她的未婚夫在香港,不念书也不恋爱,成天无所事事,最大的乐趣就是和沈成芮找茬。

沈成芮见她就烦,她自己不愿意念书,却怪沈成芮占据家里资源。

看见她,好心情瞬间就没了,避开对方要抓自己的手侧过身,“三姐,你做什么?”

沈成爱满脸不高兴的质问:“你房间里的新衣服是怎么回事?”

“你又偷偷进我房间?”

沈成芮不悦,生气道:“你知不知道,不经人允许进人房间是很不礼貌的事情?我的新衣服怎么了,难道还要跟你交代吗?”

沈成爱理直气壮:“当然,我是你阿姐,我有权知道你的新衣服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