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九章 逃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轰隆隆的引擎声快速地由远及近,朱阿大等人正欲作出反应,对方便已经对他们形成了合围之势。

“阿大,是当地驻军!”阿明看着那些缓缓靠近的军人,凑到朱阿大耳边小声道,“我们是不是中计了?”

朱阿大微微眯眼,摇了摇头小声道:“我们还是忽视了他们在军方的影响力……”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手中的武器却始终没有放下,被十倍于己方力量的荷枪实弹的军人包围着,常年在边境刀口舔血的汉子们依旧面不改色。

有人从合围的士兵群里走了出来,是一个看模样四十开外的少校,看到朱阿大等人手中的武器,微微皱了皱眉,指着他们几人道:“立刻放下武器,否则后果自负!”

朱阿大看着那少校,唇角微微勾起,朗声道:“前方是地雷阵,让你的士兵后退!”

那少校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而后面色微愠:“你觉得我很好骗吗?”

朱阿大看了朱瑾瑜一眼道:“看来是来救你的,不想看着他们被炸死的话,告诉他们你脚下踩着什么!”

那少校闻言,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朱瑾瑜:“他说的是真的?”

豆大的汗珠从朱瑾瑜脑门上不断地滑落下来,踩在地雷上的脚已经微微有些发麻了,常识告诉他若是再不来排雷,自己很可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儿了。于是他抬头冲那少校勉强笑了笑道:“麻烦安排个排雷工兵来配合我一下,你们的人也尽量往后退!”

那少校面色终于大面,回到指挥车里打了个电话,而后便看到呈合围之势的士兵们小心翼翼地往后退去。

朱瑾瑜得意地看向朱阿大:“你以为有了李云道在背后运筹帷幄,真的就能天下无敌了?”

朱阿大摇了摇头,平静地看着这个下令屠杀了桑格全村老弱的仇人:“李云道说得不错,你真的很可悲。”

朱瑾瑜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我可悲?他有什么资格说我可悲?”

朱阿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畜牲才干得出那般丧尽天良的事情。等我知道凶手是谁的时候,我其实也仍然没能想明白。后来李云道让人向我转述了一则故事,我才明白,凶手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干出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的。”

朱瑾瑜的眼里终于再次露出了毫不掩饰的狰狞:“他也杀人,死在他手里的人也不比我少,他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

朱阿大笑了起来:“据我所知,死在他手里的,似乎没有一个不是恶贯满盈的恶徒吧?当然,也包括几个姓朱的。”

朱瑾瑜低吼一声:“住口,你们这些只配生活在最低层的猪猡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们朱家的人?这座江山不知道有多少地方是应该姓朱的,你们这些无知之徒知道什么!”

朱阿大笑声更盛:“朱瑾瑜,你以为是老头子一个人打下的江山吗?一将功成万骨枯,

你回去问问你们家老头子,他功成名就的荣耀背后有多少抛头颅洒热血的普通士兵?累累白骨跟那些被你杀死的老弱妇孺同气连枝,都是我华夏儿女!你还好意思拿自己跟李云道相提并论,人家在做什么,那是在坚守国门,那是在守护国民,死在他手里的,都是跟你一样的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你居然还敢拿自己跟他比?他是坏人眼里的阎王,是好人眼里的守护神,你呢,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和杀人犯。朱瑾瑜,听说你还结婚了,娶了一个挺不错的姑娘,你他妈的又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去祸害人家好姑娘?我真的很想看看,若是她知道你做过的这些事情,她还会不会愿意跟着你这个恶魔过日子!”

这番话原本对朱瑾瑜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提到胡晴飔,就如同戳中了他的软肋,整个瞬间战栗起来,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在嗓子间翻腾着:“朱阿大,我奉劝你不要碰我的逆鳞,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朱阿大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是畜牲!”

两人唇枪舌剑期间,那少校又重新回到了队伍前,因为地雷的威胁,他似乎不太敢靠得太近,只是用双手靠在嘴边呈喇叭状,喊道:“已经联络了工兵,至少也要半个小时!”

很明显,他是在对着朱瑾瑜喊话,朱瑾瑜闻言,面部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对不远处的朱阿大道:“我若是死了,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当然,你们现在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突围冲出去,哼,外面起码上百枝枪,你们自己也在边境上打过仗,应该知道子弹这玩意儿跟电影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就你们这几个人,不够人家一轮齐射!”

朱阿大不置可否,环视四周,他也的确发现了眼下的情形实际上是对己方极为不利的。无论朱瑾瑜脚下的地雷爆不爆,自己都很难突围出去,因为就算这些士兵不开枪,也绝对不会轻易地让他们离开,唯今之计,便也只能束手就擒,再等着李云道来救自己了。

“待会儿听我的口令!”他小声地对周边几个族兄弟道,“不能硬拼,他们人太多了!”

一旁阿明瞪眼道:“阿大,就……就这样放过这个恶魔吗?”

朱阿大一把揪过他的衣领:“带你出来的时候,你忘了你发过什么誓言?”

阿明吞吞吐吐:“什么事……都……都听你的……绝对……绝对服从……”

朱阿大道:“对天神发过的誓言你也敢不遵从?”

阿明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才有了这个机会,就这么放过他,实在是太可惜了。”

朱阿大道:“他们汉人有说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眼下这个状况,我们能安然离开就不错了!桑格男儿不怕死,但死也要死得其所!不报仇就死了,你不怕到了阴间,你阿妈阿爹扇你的耳光吗?”

阿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

己的面颊,还是有些不解恨地看了朱瑾瑜一眼:“要是有与他同归于尽也好!”

朱阿大却摇头道:“恶魔总有办法对付的,不在这一朝一夕。”说着这句话时我,他的双拳不由自主地握得很紧,若论报仇,这里没有人比他更心切,但他身为桑格人的头领,不能眼睁睁带着兄弟们跳火坑。

想通这个环节,他看向那少校道:“放我们走!”

那少校愣了一下,而后耸肩道:“我的任务是护送朱少爷离开双子城,不是逮捕你们,不过你们非法持有武器的事情,我会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

这句话让朱阿大和朱瑾瑜不约而同地愣住了,前者微微松了口气,后者却几乎气得脸都要变了形。

“少校,我以我祖父的名义命令你,把这些杀人犯抓起来!”朱瑾瑜想了想,终于还是抬出了自家老爷子的名头。

那少校挖了挖耳朵道:“朱少,不好意思,我接到的命令只是将你安全地送离双子城,其余的事情,请恕我军命在身无法配合!”

朱瑾瑜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过是个少校,信不信我回去就让人撸了你的帽子?一撸到底,你信不信?”

那少校不为所动,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朱少,工兵在路上,请稍安勿躁!”

朱瑾瑜这才想起自己脚下还踩着地雷,不过看来这地雷灵敏度并不强,但既然已经有工兵赶来,他便也没有必要自己冒险排雷。心里问候了那少校的祖宗十八代,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意:“那劳烦请通知当地警方,这几个人都是边境上杀了不少人逃过来的跨省悍匪。”

那少校突然笑了起来,朱阿大等人也不禁笑了起来。

众人的笑意让朱瑾瑜微微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正欲问那少校,却听那跟朱阿大长得有几份相似的朱阿明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警方的通缉犯吗?叫警察好啊,我看警察先抓谁!”

朱瑾瑜脸色瞬间大变:“你说什么?”

朱阿明冷笑道:“你自己在京城干的那些坑脏事情,你自己难道心里没一点笔数?”

一股寒意从朱瑾瑜后背直冲脑门。

东窗事发!

他几乎没有思考太多时间,抬腿便走。

“卧倒!”朱阿大下意识地吼出一声,便将身边的阿明扑倒在地。

地雷并没有爆炸,竟是一颗哑雷。

朱瑾瑜已经来不及去想那地雷的事情,他原本也是打算死便死了,也好过落进警察的手里,此时径直冲着那少校奔去。

见地雷没爆,朱阿明下意识地就想拔枪,却被朱阿大伸手摁住:“阿明,现在不行!”

朱阿明悻悻地看着朱瑾瑜冲进士兵群的背影,血红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朱阿大的手轻轻拍在他的肩膀上:“别急,他的报应已经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