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一成法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见一个少妇正牵着一个七岁大的男孩从他的身后走过,战晨便站了起来,笑道:“小朋友,你也玩这个?”

那个男孩马上就说:“你的技术太烂了,我打水漂打的很好,这个是有技巧的。”

战晨一愣,他根本就不是在打水漂,不过看那孩子长的挺有趣,他便将错就错道:“是啊,你能不能教教叔叔要怎么打水漂呢?”

“好啊好啊。”男孩显得很兴奋。

她的妈妈在一旁斥责道:“虎儿,不许贪玩。”

虎儿撅着小嘴说:“我就玩两局,不会耽搁太多时间的。”

“那好吧。”少妇同意了,同时递给战晨一个抱歉的微笑,说:“小孩子不懂事。”

战晨笑道:“没什么,让他来吧。”

虎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往池潭里一掷,石头擦着水面不断弹跳,居然弹跳了四十四次才沉入水中。他回过头得意地看了战晨一眼,说:“厉害吧。”

“厉害,很厉害!”战晨笑道,他不由想起自己的童年,自己小的时候好像都在不断修炼和劳动中度过,很少有这样的闲暇去游乐。

可是虎儿似乎对自己的成绩还颇为不满,叫到:“这次是失误了,我最多能让石头在水面上弹跳五十八次呢,你等着,下一次我一定让你见识见识更厉害的。”

说着他又拿起石头开始扔,只不过这次仍然不满五十,虎儿再捡起了第三块石头……

看着干劲十足的虎儿,战晨无奈地摇了摇头,他逐渐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虎儿所投掷出的石头上面,为什么看是柔弱的水能够承载住坚硬石头的撞击,并将它弹射得更远呢?

这一方面显然是因为石头上施加的力量,使得石头拥有了强大的惯性,让它能在水面上持续的滑行,另一方面也说明水是有张力的,足以将石头给弹起。

“水之有张力的,张力——”战晨口中喃喃,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但是这个灵感只是一闪而过,他并未想清楚到底是什么。

但是战晨知道,他必须牢牢地这稍纵即逝的灵感,否则下一次要再想领悟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于是战晨也蹲下捡了一把石头陪着虎儿打起水漂来,虎儿的妈妈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的,她搞不清楚战晨为什么要玩这么幼稚的游戏。恐怕这其中的意义也只有战晨本人清楚了。

望着水面跳动的石头,战晨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领悟有着方向性错误,前辈的功法写的没有错,只是水之法则过于抽象,又包罗万象,不是简简单单地就可以用语言说清楚的,所以自己一直无法将波光斩修炼成功,倘若没有今天这个小插曲,他再领悟几百万乃至几千万年,情况恐怕也不会改变,所以在他的心中由衷地感谢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是他帮自己打通了捷径。

“虎儿,我们回去吧。”

正当战晨和虎儿玩的兴起时候,她的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提醒道。

“好吧!”虎儿扫兴地答道,不得不选择和自己的母亲一起离开。

战晨却仍在原地不断重复着打水漂,此时他的心神已经完全被这件事给吸引了,达到了心无旁骛的境界,根本没留意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

“是的,我之前一直想错了

,只是用我自己的力量发出剑气,所以剑气的威力自然不会变得更强,我忽视了水自身所蕴含的力量,水的的力量是无穷的,而我要做的就是将这股力量尽可能地引发出来。”战晨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头脑高速地向着,波光斩的功法也如流水一般在他的心中不断重现。

突然间,战晨取出七星剑来朝着前方横劈出一剑,一道剑气如银练一般从树林中划过,所过之处树木全部被平整地削断,断口处光滑如镜,竟无一丝毛刺。

“这——”战晨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成果”,随后眼中就由震惊转化为无限激动了,这一剑砍到了两百多颗树,要知道这是在星球规则的压制之下,能有这样的成果,着实了不得,如果换做今天以前,他只有把握砍倒五十棵左右的树木。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达到了之前他全力攻击威力的三倍!

“哈哈哈,我终于练成了,而且水之法则也有了突破!”一向是内敛的战晨,竟也高兴得大笑起来,实在是这个惊喜来得太大了。

然而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拿来形容他却再贴切不过,就在战晨欢呼雀跃的时候,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并且脸色挺难看的。

战晨看到那人赶忙收敛了笑容,行礼道:“前辈,您找我有事?”他已经看出对方是个恒星境强者。

“当然有事,我是负责城外治安的副统领周兴邦,战灵城周边的区域都归我管,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大家的警戒心都很高,你刚才的攻击已经引起了城内巨大的骚动,搞得我们以为又出了什么情况,而且你不知道城郊的公园是不允许战斗的吗?” 周兴邦说到。

战晨脸上闪过一丝歉意,说:“对不起,我在这里参悟法则,一时兴起才出了手,真没别的意思。毁坏树木,制造出骚动的事情我愿意承担责任。”

“总之制造出骚动你得赔偿这里的全部损失。”周兴邦说到,不过口气已经有所缓和了,这个时候他的视线转移到了被砍倒的那些树木上,赞到:“不过小子,你这一剑的威力可不得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九星地星境的水平——等等,这个波动——竟然是法则!”

周兴邦非常惊讶非常兴奋,惊讶的是九星地星境的强者能够领悟到法则的在他数亿年生命的认知中只有战晨一人达到;兴奋的是他自己也是专攻水之法则的,但是战晨对水之法则的领悟似乎已经超过了自己一步,自己或许能在战晨那里寻找到突破的契机。

因而他马上换上笑脸,语气也变得亲切起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战晨略感惊讶,但还是答到:“前辈,在下战晨。”

“战晨,真是了不得啊,你今天毁坏林木的事情,我不追究了。”

“这是怎么回事?”战晨好奇地问。

“哈哈哈,事实上我是有求于你。”

“前辈有求于我?您的修为比我可高多了,我想不出您会遇到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

“实不相瞒,我领悟的也是水之法则,可是近来我在修炼的过程中却遇到了瓶颈,也许你的领悟就可以帮我突破这个瓶颈,所以我想邀请你到我舍下做客,互相交流一番,不知可否?”

“当然可以!”战晨马上就同意了,而且很高兴,能与恒星境强者交流,自己肯定也会收获良

多。

“那么请跟我来。”

周兴邦带着战晨来到了自己的住所,两人坐下以后又开始聊了起来。

周兴邦先说到:“战晨,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已经在法则上领先了我一步,恐怕已经达到了一成法则的水准了。”

战晨问到:“宇宙法则和奥义一样也有九成,但是我对这个研究不够,也不清楚我自己到底达到了哪种境界。”

周兴邦正色道:“我对这个研究的比较多,我是堪堪领悟了水之法则,但是还没达到一成,但是你不一样,你已经达到了一成法则,以你现在的实力如果全力施展,怕能与还未领悟法则的一星恒星境强者一战。”

“我已经可以与恒星境强者战斗了吗?”战晨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绝对可以,恒星境强者与地星境大圆满的强者的实力不仅在量的方面有差距,更重要的是在质的方面,但是法则能够弥补质的差距,当然,比起量来,你还远不如我们,所以一旦打持久战,你必输无疑。”周兴邦继续解释道。

战晨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之前并未达到一成水之法则,但是与那叫做虎儿的孩子打水漂后,他瞬间就领悟了,将法则的水平提升到了一成。法则的领悟和修为的提升根本就不同,领悟了就只需要一瞬,但是法则确实是过于缥缈,有可能你领悟几亿年都得不到突破。

“战晨,我与你商量一个交易如何?”周兴邦又说到。

“什么交易?”战晨回过神来了。

“我把我对水之法则的领悟,已经我突破恒星境时候的感悟统统交给你,你把你的感悟交给我,如何。”

战晨一愣,说:“如果能做到我自然愿意,但是感悟也能交换吗?我从没听说过。”

周兴邦笑道:“可以,你只要照着我说的做就行。”

“那么前辈请讲。”

“你将你对水之法则的领悟在头脑中过一遍,然后试着在头脑中模拟用水之法则施展攻击,我直接读取你头脑中的记忆便行了。”说着周兴邦将手按在了战晨的脑门上。

战晨知道他没什么恶意也就放松了抵抗,按照他所指导的在头脑中开始回忆模拟起来。

过了一会儿,只听周兴邦说:“行了。”

战晨马上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脸上隐隐有兴奋之色,就问:“可以了吗?”

周兴邦重重地点了点头,说:“虽然我还没理解,但是你的领悟果然与我不同,我可以慢慢消化,把它与自己之前的领悟融合,有希望更上一层楼。”

战晨说:“前辈,我有个疑问。”

“什么?”

“您的方法如果管用,大家都照着做,领悟法则不就容易多了吗?”

“呵呵,同境界强者基本不会交出自己的感悟与别人分享,还有别人的感悟要转化为自己的也有很大的障碍,这个障碍只比自己去领悟小那么一点,所以你的感悟我也不能迅速吸收消化,得慢慢来,不过你的感悟却帮助我领悟法则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

“如此一来我便先恭贺前辈水之法则取得突破了。”战晨笑道。

“那么接下来该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战晨,你也准备接纳我的感悟吧。”周兴邦又说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