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9章 夜殇之咏叹调 (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2789章 夜殇之咏叹调 (二)

夜已深。

无风的夜空中有着蔓延至天际、凝滞的乌云。在这乌云之上,一辆特制的铁骑低调地飞驰而过,拖出一道淡紫色、几乎难以察觉的尾焰。在铁骑本身打开的光学迷彩的作用下,它的身姿更加隐蔽。

"好厉害的匿踪系统。"驾驶着铁骑的贝迪维尔不禁说。之前帕拉米迪斯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小型铁骑的匿踪系统就够强大了,没想到天外有天,雪瑞查德让贝迪维尔驾驶的铁骑,匿踪系统居然还能更先进。

"这是斯芬克斯财团的独立研发部门秘密研制的系统,请不要对外提及。"坐在铁骑后座的雪瑞查德道。

其时她从后搂紧贝迪维尔的腰,她前胸也压在了狼人青年的背上。那软乎乎的触感透过衣物传来,让只穿了一件单薄衬衣的贝迪维尔有点想入非非。

"顺带一提,这事完结之后,这辆铁骑可以送给你------虽然匿踪系统我们得回收。"雪瑞查德见贝迪维尔一阵沉默,以为狼人青年还在赞叹铁骑做工的精良,就说。

贝迪维尔触动了一下:"可以吗?就这样白送给我?"

"可以。这是斯芬克斯老爹......离世之前,一直在摆弄的铁骑。他原本计划拿这辆拥有最先进技术的铁骑,和你的铁骑交换。只可惜他如今已经不在了,这铁骑留着也没有用,还不如赠给原本应该赠给的人。"

贝迪维尔心情瞬间变得沉重。贝迪维尔从开罗的黑市买回来的铁骑,原本似乎属于剑圣亚克。斯芬克斯老爹和剑圣亚克似乎有过交情,他是念在那份交情,才打算从贝迪维尔手里购走那辆铁骑的。他为了得到那台铁骑,原来背地里还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惜老爹已经不在了。

"交换倒是可以。"贝迪维尔于是说,"如果那是斯芬克斯老爹的遗愿,就拿我那台铁骑来和这台铁骑交换吧。"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把交换过来的铁骑送进老爹的坟墓里做陪葬品吗?"雪狮子少女轻轻一笑:"不用了。他的遗体已经火化,只剩一缸骨灰的人,不需要这种东西。"

"这说法未免有点寂寞......"

"你有家人吗,贝迪维尔先生?"雪瑞查德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这个问题犹如戳中了狼人青年的死穴,他沉默了一下才回道:"有妻子和儿子。不过他们都不在了。"

"离婚?"雪瑞查德其实是明知故问,她以前就在[太阳之神的日轮]的守护者试炼之中瞥见过贝迪维尔的过去(贝迪维尔并不知道这件事),知道贝迪维尔的妻儿都不在了。

"不......怎么说好呢......是因为意外事故而不在了。"贝迪维尔含糊其词。

"那你是否有试过在他们的墓穴里放置陪葬品,权当拜祭之用?"雪狮子尖刻地问。

"没有。根本没有墓穴,只在我们最初定居的地方立了个小小的坟墓。"贝迪维尔有点难过地答道:"我亲眼看着怪物把我妻子吞噬,对她的存活不敢抱有期望。但我依然相信儿子还活着。我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他而已。"

"为何如此深信?"

"直觉。那孩子是受整个世界祝福的存在,一辈子走运。虽然没有半点证据,但我甚至敢说,那孩子即使被怪物吞进肚子里去,也依然能够找到方法化险为夷。"

"是吗。"雪瑞查德耸了耸肩:"嗯......总之,我想说的是,用物质去缅怀逝去之人并无意义。人死了就死了,什么都感受不到,什么都不再拥有。不管是葬礼还是放陪葬品,都只是为了慰藉活着的人们。这样一来活人们就会以为当他们某一天逝去的时候也会享受同样的待遇,被缅怀,被纪念。因此他们才不会感到寂寞。"

贝迪维尔沉默了一下。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

"你这边的情况则比较特殊。这辆铁骑是斯芬克斯老爹原本就打算送你的,只是没有机会送出去而已。而老爹打算交换到的那辆铁骑,也只有老爹自己才知道它代表的意义。既然如此,不管是这辆铁骑,还是你那辆,我觉得都是由你来保管、使用,更能充分体现出它们的价值。我相信老爹的在天之灵也会赞同我的想法吧。"

"......那么......我就不客气收下了。"贝迪维尔道。感觉好像是完全占了斯芬克斯老爹一个大大的便宜。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贝迪维尔又问:"是为了缅怀逝者,还是为了慰藉生者?"

"大概是二者皆有吧。"雪瑞查德答道:"距离马达加斯加岛还剩下十海里。预计会在两小时后靠近南非的领海。届时请降低航速,小心行事。"

"这是明目张胆的偷渡啊。"贝迪维尔小声吐槽:"我可以理解你找我当保镖和驾驶员,偷偷入境这件事。但是为什么?斯芬克斯财团的总裁,大姐头雪瑞查德小姐,居然需要这样艰难地连夜偷渡进马达加斯加?通过外交途径,合法入境不是挺好吗?"

"办不到的。"雪瑞查德语气冰冷地答道:"你知道南非共和国的全名是什么吗?"

贝迪维尔摇了摇头。

"全名是[南非圣民共和国]。是一个鼓吹[人类至上主义]的国家。"雪瑞查德自问自答:"在以前他们组织非洲诸国侵略索里斯王国,毁灭王国并把王国当作自己的殖民地前,就一直是这样了。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人类的血统是最纯正的,而且人类的血统纯净度越高就越受尊重。相反,我们这些兽人都是低.贱.的存在,就连正常的旅游入境或者商务入境申请都很难获得批准。"

狼人青年的额角冒出一滴冷汗。说起来他以前为了追查剑圣剑圣约瑟的下落,曾经跟亚瑟王一起造访过南非的首都比勒陀利亚,那时候也有一大堆手续。而且因为有大不列颠的国王在开路,南非的人才网开一面让贝迪维尔入境的。如果贝迪维尔自己申请入境,说不定根本过不了审批吧。

"而且我还是狮人族的人,是他们曾经毁灭过的索里斯王国的后裔。我这样的人自然也在南非共和国的黑名单里,根本不可能正常入境。"雪瑞查德低哼道:"狮人族被南非灭国,被当作奴隶被贩卖到世界各地,而且永远不得踏足他们曾经的祖国的土地。那个国家就是如此可恨。"

说到这个的时候,原本搂着贝迪维尔的腰的雪瑞查德的双臂在震颤着。不知是因为愤怒而震颤,又或是因为悲伤。只有她自己才会知晓。

虽然雪瑞查德总说她不在乎,但贝迪维尔知道她其实是很在乎的。她说话时的感觉和以前的亚瑟很相似,明明语气平静得如同无风的湖面,却总能感觉到有莫大的愤怒在其中静静地燃烧着,犹如平静水面之下暗藏的凶暴激流。

被灭国,被践踏尊严,被明令永远不得踏足自己的故国,这都是雪瑞查德无法忍受的。所以她才会出此下策,即使用偷渡这种不合法的手段,也要再到曾经的索里斯王国去走一趟吧。

"啊,就是那里,放慢速度在那个小岛上停下来。"明明是乌云闭月的暗夜,雪瑞查德的视力却惊人地好,居然能看见漆黑的海面上一个规模很小的离岛。

"是是,大姐头。"贝迪维尔开玩笑般说,让铁骑降落了。

这是一个距离马达加斯加不足两公里的小型礁岛,其上连一棵植物都没有,却是海鸟的栖息地,周围都弥漫着鸟粪的恶臭。

"那边有个小小的岩洞,把铁骑驶进去吧。"雪瑞查德又指示道。天知道她是如何得知一个无名的鸟岛上隐藏的岩洞的?

贝迪维尔默默地照办,从鸟岛一侧绕过去,还真的找到了一个隐藏在礁石阴影里的岩洞入口。里面别有洞天,隐藏的洞窟居然刚好够他们停放一辆铁骑。考虑到这个是天然的洞窟,说不定雪瑞查德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鸟岛以及它的藏身之地,才专挑这种地方来停泊铁骑。她对自己曾经的祖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虽然说明天就是南非的国庆日,他们把大部分的军队都集中到首都准备大阅兵,而马达加斯加的守备会相对薄弱。"雪瑞查德跳下铁骑:"但岛周围依然架设着光子雷达,围墙上有对空炮塔。铁骑的匿踪能力也没法骗过那种高精度的光子雷达。所以,从这里开始就只能游泳过去。"

"游泳吗......"贝迪维尔全身开始僵硬。且不提要游个一公里有多困难,狼人青年本身就是一只旱鸭子。

"旱鸭子?"雪狮子少女一边把那头长发捆束起来,一边捉弄般笑看贝迪维尔。

"旱鸭子。"狼人青年无奈地如实答道。

"意料之内。各种游戏小说电影里的大英雄往往都是旱鸭子,掉水里就会淹死。"雪瑞查德却笑道,一脚踢在铁骑的后储物箱上:"这个会帮上忙的。"

储物箱打开了,里面存放着专门为这次行动而准备的潜水装备。雪瑞查德果然准备周全。

"游泳游不好,总会潜水吧?"雪瑞查德笑着把潜水道具塞到贝迪维尔手上。